沒事就上街觀察,沒人注意的事物也有光芒萬丈的時刻 —— 林宥廷 Lin Youting

已更新:2021年7月21日


居住紐約的林宥廷 Lin Youting,專注於視覺、影像的設計工作。Gathery很榮幸請她設計我們的LOGO並接受訪問,分享她成為設計師的契機、靈感來源、喜愛的創作者與空間、對創作的想法和設計Gathery LOGO的點滴。


歡迎到她的網站,欣賞更多作品:https://linyouting.com/


宥廷在她的紐約愛店之一 Printed Matter


請簡單自我介紹


我叫林宥廷,目前在紐約居住,做設計相關的工作。


怎麼會想要成爲設計工作者、創作者?宥廷目前也涉略許多領域,像設計、插畫、Motion Graphic等,一開始的契機是什麼?


我從來沒有想過爲什麼要成爲創作者。我看到這個問題後,有想了一下,但好像還沒有得到一個比較深刻的結論。接觸這些東西,比較像是自然的漸進。其實我的背景是平面設計,後來開始對影像感興趣,就在思考如何藉由影像展現平面設計的魅力。我不是要摒棄平面設計,只是我想要探索平面設計在不同載體上的可能性。


我對創意、設計的觀點其實每年都在改變,但是有一個核心一直在我腦海裡:想要讓週遭事物變得更好玩,展現事物沒被發現的那一面(努力中!)。


我也很好奇,在大學踏入平面設計之前,小時候、國高中的時候怎麼會想要走進這個領域?怎麼會選這個科系?或是怎麼會想說這好像滿好玩的?


小時候想要當服裝設計師,長大後發現不可能!哈哈。我大概五六年級的時候,跟一個蠻酷的女生同學討論長大後的職業,我當時說:「應該是服裝設計師吧!」記得那個女生說她應該會是室內設計師。我現在連簡單的縫紉都不會,但是她真的成爲室內設計師了!


因為我念的是普通高中,剛升大學第一次上設計課的時候,完全不得要領。老實說,我畢業之後才真的開始領悟到設計的有趣之處和實踐的意義。


後來有一個轉捩點是我開始去接觸、理解設計史,去閱讀設計師們的隨筆和自傳,才開始培養鑒賞力,才開始明白好的設計的原理、脈絡這些知識對我來說就像是美味火鍋的湯底,美味蛋糕的餅皮。


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才慢慢地去探索自己的風格和設計方法。要不然我比較年輕的時候都是看到什麼就想做做看,只注重技術上的磨練。


在台灣工作一段時間之後,怎麼會決定去紐約進修或是實習、工作?


我是2018年八月搬到紐約,所以其實就是這一、兩年期間。


一直對日本的美學、文化很感興趣,我會去買一些喜歡的人的自傳來看,看他們經歷了些什麼。因為安西水丸、坂本龍一、松浦彌太郎都在紐約生活過一段時間,看著他們的書,也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那個世界。還有當時一個同事剛從紐約回來,聽她敘述了很多在紐約的日常生活。在2018年前,我從來沒去過美洲,所以對歐洲再過去一點的西邊其實滿好奇的。


所以當初就決定要長住在紐約嗎?還是當初本來只是想說可以去玩,結果慢慢發展成要去念研究所?


我當時是先申請研究所。一開始就覺得有進修的必要,因為在動態方面的技術大部分是自學,所以不知道自己程度在哪裡,一方面也覺得念書期間可以感受看看這個城市。


前面提到那位同事是一個很酷的人。她紐約家的傢俱都是自己設計的,常脫口而出一些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。我某種程度上受到了這位同事的影響,當時覺得孕育她的個性的紐約也一定很有趣。她在臺灣也開了一間新的公司叫做Unto,受到了很多關注。


去了紐約之後,怎麼會想念完書繼續留在那?


其實我從來沒有覺得一定要留在這,只是真的很幸運。當時正準備要開始投求職信,恰巧在Instagram上面看到我追蹤很久的studio -- FISK PROJECTS 在徵實習,便不假思索投遞出我的第一封履歷,很意外的錄取了。所以我比較沒有經歷到非常艱難的時期。我覺得能跟他們工作,真的是我來美國之後最幸運的事情之一!


現在主要是自由接案嗎?


我現在應該算是全職的自由接案,跟不同公司簽約6~8個月。也有跟其他AD做一些小型、時間比較彈性的合作。


之前看到你在Creative Review上的採訪有說,你的作品是以你剛剛提到的幽默感、淘氣的感覺為中心。像你以前創作時,也會有類似的中心思想嗎?還是比較以風格為主?現在在選工作的時候,會想說,我想要做多一點可以發揮幽默感的作品嗎?


我其實之前不是這樣子。我是這一、兩年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有多喜歡輕鬆的生活方式、幽默的處事態度,想要把這樣子的生活觀察帶到創作裡面。但是就像剛剛講的,我其實花了很多時間在探索自己的在不同領域的能力,或是自己能掌握得宜的東西。


其實我覺得每個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有點衝突。我喜歡收拾得很乾淨的設計,但是也喜歡亂無章法的。我內心可能分成兩塊,一塊是比較傾向這種很沒有負擔、很簡約的東西;另外一個層面是喜歡很張揚、很有表現力的,故意關掉尺規格線、揉爛平滑的紙張,像小孩一樣做自己(聽起來像是有暴力傾向的小孩?哈哈!)。


你覺得去紐約有影響到這個部分嗎?在風格、想要創作的東西,還有願不願意嘗試新的東西。


好像還好欸,哈哈。這個答案會不會很無趣?


其實幽默感這件事是這一兩年,一直需要熬夜工作,有幾次熬夜時,在電腦螢幕前笑出來,因為在做的東西很好笑(當然,不一定能被採用),暗自覺得自己是幽默大師。當時的心情很愉快,感受不到熬夜的疲倦,在幾個熬夜的夜晚,會覺得如果能這樣一輩子這樣邊玩邊做設計該有多好。


剛剛說的紐約對我的人格沒有很大影響,但是有一點讓我接受了自己不完美的地方。我是一個非常隨性的人,很常被朋友說:「你怎麼那麼離譜?那麼漫不經心?」我有一兩次錯過班機,朋友都已經飛走了,我就想說再買張機票,買個經驗,這次要記取教訓!結果又陸續發生了好幾次,但是來紐約之後看到很多比自己更離譜的人,就覺得自己沒問題,可以繼續以慢動作的姿態活下去。


那有覺得去了紐約之後,在作品上你更有自己的個性嗎?還是說在台灣的時候就有了?


我覺得我蠻幸運的是身邊的人也都是滿忠於自我的,可能跟我的行業也有關係。所以當時在臺灣時身邊的同事都很有趣,來美國之後也不會立志要變成美國人。我到現在都還覺得自己是個遊客,不排斥這樣的感覺。但是,在這裡我發現我比較不會貿然評論他人的作品,因為每樣東西都有它們各自的光芒。


很受很rough/自成一派的地區吸引,那種「我什麼都不在意」的帥氣感,設計方面,也越來越喜歡那種不對齊或不對稱,不用電腦編排,像閉著眼睛做的那種風格(實際上應該不是閉著眼睛做!哈哈哈)。我很喜歡的一個藝術家,他叫Braulio Amado,他在SOHO有一個小小的空間叫做SSHH。他讓我覺得很多東西是沒辦法相提並論或一較高下的。有些東西看似很粗糙,但其實是可以的,在精品的旁邊,它們仍然很耀眼。


完全不一樣的事情、不一樣的風格、不一樣的類型,比如說很狂野的跟很簡約的是兩回事。


沒錯。


平常會從哪裡找靈感?


關於靈感,除了平時習慣的設計方法之外,大部分都是從生活經驗和觀察累積。應該大家都有這個習慣吧,不管在哪裡都會觀察各種物品細節,看到有趣的就會把它拍一下,然後google調查出處,查到之後就把那間設計公司或設計師的作品pin到我的pinterest。或是我沒事就會跑去唱片店逛逛,唱片封面通常出乎意料的令人著迷,看著看著,腦中的畫面就旋轉了起來。


你有黑膠播放器嗎?


沒有,我只是收集個封面。有時候唱片也不好聽,就只是好看。所以不管去哪裡,我都會第一個去唱片店。